一起读网

第五十章 回忆如潮水东流(回忆篇)

作者: 随了 更新时间:2013-01-22 11:16:12 字数: 3108

慕雪又回到了红狐的身份,继续作为华浔的贴身丫鬟,但是却特意准了她几天假好好休息。

于是,她恢复了慕公子的身份,走出了东陵府,心里突然涌上来很多无法说出来的心情,只好脱离这不知是牢房还是收容所的地方。

明月楼,还是那么的热闹,以前的主人是楚青夜,如今,又是何人?她摇着扇子走进去,里面的老鸨认出她来,却只是默默笑着将她请进去,带她进了楚青夜专用的那间房。

记得八年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将他掀翻在地,就如多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打架一样,只不过那次输的是她。

后来,他下请帖让她来赴约,就是在这里,到头来却是要塞一个女人给她,不过是为了要揭穿她的身份罢了。却不想引狼入室,那人是东陵府的程灵儿,由此也结下了一段奇怪的缘分。

那天,她穿了一身白袍,而他,也是一袭白衣,两人遥相呼应,只装作互不相识。她至今都还记得他那春风得意的笑,就像是已经把她把玩在手掌中了一般。

她不承认她的身份,他便将她劫走,还脱了个精光,这家伙,耍流氓也耍得那么理所当然!

一边想着,一边喝茶,嘴角沉浸在回忆里,笑意冉冉。

可想着想着,泪水不自觉就流了出来。

八年后的回归,难道就是为了今日的别离吗?

他去了自由的地方,她却继续被囚禁在这里,今生,怕是再也无缘相见了。

楚青夜已死,他的新名字,会叫什么呢?

“叩叩叩……”思绪被轻声的敲门声给打断。

“原来你也在这里。”张子期拖着步子走了进来,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

“你也经常来这里吗?”慕雪用衣袖掩了掩眼睛,泪痕被擦掉。

张子期在她对面坐下,老鸨亲自送来茶水,小心翼翼的问道,“二位要不要听首曲子?”往常他们在的时候,总是小蝶在一边弹曲,那样的时光,她也恨不能年轻几十岁,学他们一样青春年少,学他们一样疏狂雅意。

张子期点点头,又对慕雪道,“太安静了,还是有点动静比较好。”

慕雪微微一笑,“好,听几曲吧。”

一个深色哀思的女子走了进来,手中抱了一把五弦琴,开口便唱。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曲调没有太大的起伏,却被她那柔碎的嗓音唱的哀婉至极,将人引入时光漫漫,岁月悠悠里。

世事变幻,斗转星移。今日的雨雪霏霏,在往昔却是杨柳依依,时光催人老,时光将物换。

慕雪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绿柳山庄的那一幕。

那里有蜿蜒长亭,绿树成荫,有姹紫嫣红,也有自然随意,当时她还想,如果有一天归隐,这样的地方无疑是首选。

她的头发披着未束,楚青夜便替她绾发,动作轻柔的像是被春风拂动一般,他说,他要有这样一处自由的家,有一个心爱的女子,闲时看落花流水,忙时下田种地,就这样一直到白头一直到死去,此生便足矣。

其实她一直都没有告诉他,这样的日子,也是她的梦想。

可她仅仅只能想一想罢了,自从哥哥替她死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背上了很多不得不去遵守的承诺与责任,她不能像他一样放弃所有的走掉,她不能,她也没有资格。

她还有慕家,她还有爹爹,母亲和哥哥的灵位都还在灵堂里摆着。

明月楼的歌声已远,她和张子期缓步走在街头,看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与自己无关的热闹。

“你是为了公主的事而烦吗?”许久,她开口问道,楚青夜的离开,张子期铁定是为他高兴,而他今日却这般不开心,想必是另有其事。

张子期连连叹气,又摇头不语。

半响,他说,“我们去找萧别吧,估计他也在喝酒消愁。”

“白琼走了吗?”能让萧别借酒消愁的,也不过白琼这一女子而已。

“听说搬出了公主府,这女人不知道在想什么,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想得到。”

“你到底是在说白琼,还是说你的公主?”

“也许都是。”张子期将她手中的扇子拿过去,扇了扇,仿佛心里的忧愁无法排解一般。

“唉。”慕雪也叹了一声,“自古皇家无情,她又被许配给楚青城也不过是一场政治婚姻罢了,你为何不去求?”

张子期道,“我有什么资格去求?”

“就如你所说,女人总是会被得不到的东西所迷惑,但她心里,其实清楚的很,只是一直不敢承认,又或者是在等那个人主动。”

“即使这样又如何?胳膊总拧不过大腿!”

慕雪笑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就像他说的,功名富贵如尘土,还不如在黄土里自由自在。”

“那你又为何不试?”

“如果我是一只乌龟,只能说背上的壳太重了。”

两人说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雍亲王府门前,白色的灯笼,白色的挽联,有谁知道,他们以为死去的人如今已过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呢!

造化弄人,不过如此罢了。

两人正要离开,门口走出来一个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张子期一见就要躲,被慕雪一手抓了回来。

“慕离参见公主。”

华英也仿佛老了好几岁,脸上再无曾经的神采飞扬,“起来吧。”

又转眼看向张子期,语气一下子就不好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张子期低了头答道,“陪慕兄走走。”

“哼!”华英扭头就要上轿子。

慕雪叫住她,“公主,我们正要找萧别一起去喝酒,不知公主可赏脸?”

华英愣了一会,“好吧,正好本公主今日没什么事。”

三人来到萧别的别院里,他正抱着坛子坐在门口喝酒。

“我说今天一早怎么有喜鹊叫,原来是有贵人来呀!萧别见过公主,见过两位兄台。”

慕雪将他从门槛上扶起来,“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过来向你讨杯酒喝。”

“好,好,正好我这酒多,我还怕醉死呢!这不一下子就来了三个替我分忧的人!”萧别打着酒嗝将三人带进厅堂里,吩咐下人摆酒摆菜。

“公主,既然都是酒友,咱们可就不讲客气了。”

华英点点头,“当然。”她侧眼看了张子期一眼,张子期正拉着一个丫鬟的手说笑,眼中怒意顿起。

两人自小青梅竹马,却总是隔了一层窗纱,你看我朦胧,我看你隐约。

酒过三更,几人都酩酊大醉,华英被宫女们抬上了轿子,张子期和萧别则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慕雪还稍有几分清醒,便坐在院子里看天。

天色黑漆漆的,唯有一半明月,朦胧、隐约,有时清楚,有时模糊。

月亮里,楚青夜的脸忽而远,忽而近,她想伸出手去抓一抓,酒意却总与她作对。

华英不知怎么又回来了,跌跌撞撞的又跑进了厅堂里,对着张子期一番拳打脚踢,张子期哼也不哼一声,任由她的拳脚在自己身上发泄。

萧别被惊醒,醉眼朦胧的看着他们哈哈大笑,又拿起酒壶喝了起来,喝着喝着就转去了后院里。

华英打够骂够,才重新被宫女们拉了回去,院子里又恢复安静,只有张子期哼哼痛苦的声音。

唉,月亮啊月亮,为什么你总是一会圆一会缺呢!青遥不由的嘿嘿笑了起来。

“我府里没有酒吗?还用你跑到这儿来撒野?”忽而,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高大的暗影遮住了她头顶的明月。

“走开,我要看月亮。”她不耐烦的想要推开那个暗影,身子一歪,便要倒下去。

下一瞬间,却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好,想看月亮是吧?我就让你回府里看个够!”

马车载着醉醺醺的慕雪回了东陵府,华浔命人再次摆上酒菜,将她按在席间。

“你不是想喝酒吗?我陪你喝个够!”

慕雪醉得不知道他是谁,只听得有人要陪她喝酒,心情便越是高兴,“嘿嘿,喝就喝,你以为我怕呀!”

说着抱起酒壶,直接往嘴里灌,华浔在她对面,一杯一杯的倒着酒,默默看着她,眉心一寸一寸凝成结。

“你这酒是为了谁喝?你这愁又是为了谁愁?”

为了谁?她只是为了自己罢了,“当然是我自己想喝啊。”

“你喜欢他吗?”她不由自主的问出口,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问。

喜欢谁?他是谁?慕雪放下酒壶,问道,“他是谁?谁喜欢他?”

这个女人,连喝酒后都那么理智吗?人说酒后吐真言,她却是糊里糊涂。

但他宁愿相信她是故意的。

“我不管你曾经喜欢谁,但是从现在开始,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忘掉吧!你们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里了。”他不知道为何要这样说,但他知道他想这样说。

“嘿嘿!”又是两声傻笑,慕雪没有答话,又抱着酒壶喝了起来。

夜长难以入梦,不如与酒为伴吧。

一席喝到天亮,反而变成了华浔侍候她,宽衣,脱鞋,擦脸,洗脚,将她抱上床躺好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居然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作者的话

大神,我想对你说…点击按钮,写出你的观点

合作伙伴:
一起读网言情小说网免费言情磨铁幻想小说悬疑小说站南派三叔官网苏珊米勒中文网新浪原创腾讯文学网易读书搜狐原创小说小说阅读网幻侠小说网凤凰网原创蔡骏的悬疑世界啃卷中文网杏猫网

一起读手机版关于我们奖励计划 联系我们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1-2012 17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704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95 | 京ICP备120113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