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网

第九十八章 碎裂的时空通道(大结局)

作者: 冰水无痕 更新时间:2013-08-04 16:20:03 字数: 3421

吴远山左手如白鹤晾翅,右手如老树盘根,双手交替将雪姨和裴慕云打的左支右绌溃不成军,两个女人见吴远山突然变得如此厉害,知道这小子又藏拙了,雪姨将拍子一扔,

“不打了,一身汗,我要洗澡,去吃定保驴打滚。”

“可能吃不成了,我要被人做成驴打滚了。”

吴远山看着围过来的一群彪形大汉,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算了,我去陪他们玩玩吧,大热天的,挣钱不容易。”

晃了晃手中的球拍,吴远山迎着这群大汉走过去,裴慕云慌忙去坤包里拿自己的手机,想叫人来帮忙,却被雪姨制止。

“他对付这群人,还是小意思。”

雪姨的眼角带着笑意,这群打手对付普通人可能还算厉害,对付雪姨就已经是白给了,别说对付雪姨丝毫没有还手能力的吴远山。

“看,好像虎入羊群,这些大汉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啊。”

裴慕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独角戏,这些耀武扬威的大汉,在吴远山面前就跟木头人一样,装傻充愣,根本不还手。

“雪姨,我们洗澡去吧,让他自己在这儿摆酷。”

裴慕云拎着自己的坤包,就向外走去,这会儿她已经发现了,吴远山就是逗弄这群大汉玩,跟母孔雀面前张开尾巴开屏的公孔雀一样,吸引女人眼球。

“他就是想表现给你看,好让你有安全感,就可以放心的投入他的怀抱了。”

雪姨嬉笑了裴慕云几句,也拿着手上的东西,准备回去洗澡。

“不对,那个老头有点问题。”

雪姨临走之前,又看了一眼正在摆pose的吴远山,全然没注意到他面前不远处一位木偶老头,老头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却跟其他人不一样。

那些大汉明显是吓的,而老头则是冷静,冷看世间万物的冷静。

一如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军,已经看淡了生死。

而吴远山竟然这个时候转过了身,对着裴慕云灿烂一笑。

“小心!”

裴慕云的嘴巴张开,狂奔着向吴远山跑过来,疾奔之中被雪姨拉住了胳膊,硬生生拽住了她前进的步伐。

“他注意到了。”

雪姨连忙提醒裴慕云,她也想不到一向柔弱的裴慕云着急起来竟然爆发出如此的冲劲,竟然要冲进几十条大汉之中去帮助吴远山。

这些大汉在吴远山面前是泥捏的,在裴慕云面前可就是金刚佛陀,强大不可战胜了。

果然,吴远山转过脸去,轻轻的对着那冷静老头伸过来的拳头探出自己的右手,拳掌相交,老头的攻势被吴远山轻易化解。

这个时候的吴远山还没有出动自己的宝贝,那根银针。

“十阿!你逃不掉的,命运的追逐!”

一声让吴远山想不到的利喝从老头口中冒出来,更让吴远山想不到的是老头叫的名字。

十阿,这不是梦中那注定孤独者的名字么,杀神十阿,逆天改命跟天道对抗的十阿。

他怎么知道,难道他也是那个世界之中来的人,抑或是,他就是天道?

吴远山往后退了几步,冷眼看着这位老者,此刻他觉得老者似乎有些面熟。

是的,看起来跟平常老翁无异,最多就是有些冷漠的老者,竟然跟吴远山出现在梦里的那虚无缥缈的天道看起来有点像。

不是那面庞,而是那漠视众生,视生命为无物的态度。

在老者面前,什么王侯将相,什么贵族屌丝,不过是一副皮囊,而他眼中,只有十阿一人而已。

“什么十阿,你想杀我?是那两个废物请你来的?”

吴远山决定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安德海和秦国泰,这二位自从吴远山大展神威,痛殴他们带来的打手之后,早就躲得远远的,正手忙脚乱的叫各自的后台带兵来。

普通的黑社会,混混,打手已经无法阻止吴远山了,他们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用枪。

至于这位老头,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更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人,因为这些打手都是叫来的,他们不可能都认识。

此刻见到老头一个人就把吴远山逼退,两个人心里还有些底气,

“这老头儿谁啊,好像挺厉害。”

“管他是谁,帮我们揍他就行,等会儿来了人,几枪就把他撂倒了。”

“裴慕云怎么办?”

“凉拌,等着呗,反正这妞儿咱俩是吃不上了。”

两个人正唠叨的时候,见吴远山指着他们,立即从躲藏的地方露出头来,

“小子,你死定了。”

“下辈子记准了,什么人能不能招惹再出来混。”

这二人还在猖狂,那面无表情的老者则伸出了一根手指,

“呱噪!”

在定国俱乐部内,在无数人眼前,在众多高楼之中,平地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球形闪电。

如同落地的皮球一样,斜刺里从老头的指尖,飞奔他身后不远处的秦国泰和安德海。

球形闪电,这种存在于大自然之中却并不常见的奇怪产物就这样从人群之中落在了秦国泰和安德海身边,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我去,快跑。”

“分开跑。”

安德海还没说完,那噼里啪啦的电光已经到了他近前,转眼间,麻痹的感觉从手指到脚心,全身的毛发都倒立起来,包括腰间那些卷曲的部分,一股焦糊的味道从他身上传出来。

另外一边的秦国泰,情况比只安德海有过之而无不及,眉毛胡子头发都变成了灰白色,肌肉抽搐好像烧熟之后还在扑腾的大虾。

“该你了,十阿!你躲避天道追杀这么多年,可算逍遥自在?”

老者面无表情的脸配上如此杀气腾腾的一句话,仿佛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定国俱乐部里面,仿佛陷入了黎明前的黑暗一般,乌云压城。

网球场上空凝聚起厚厚的一层乌云仿佛实质一般,要是抬头看就好像乌云随时会掉下来一样,吴远山有点摸不清头脑,这难道就是跟随十阿一起穿越而来的天道,在那个世界,天道不是只能诅咒么,怎么又变成了人。

“不说话,那你将在没有说话的机会了,不亮出来轮回针,你觉得空手就能对付我的天道惩罚?看来几天不见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老者说完之后,伸出了手臂,虬结的胳膊上面仿佛有什么特殊的符号一样纹着奇形怪状的图案,手指律动,那些图案一个接一个的发亮,天空那乌黑乌黑的云彩竟然也遥相呼应着,次第轰鸣一声。

这是什么?阵法?

吴远山不明白,十阿的记忆之中没有,梦境之中也没有,就如同老者所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抽出这根银针了,应该名字叫做轮回的银针。

普一入手,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在吴远山心头萦绕,仿佛对天空中那些次第而动的乌云有了清醒的认识一样。

“灭世之罚?”

“看来你还不是完全忘掉,还记得这灭世之罚。”

老者的一条胳膊基本上已经亮了个便,天空中的乌云也越来越低,差不多已经降到了网球场的围栏那么高,如果谁个子高一点,伸手就能够够到。

“不行,灭世之罚一出,这个城市都会毁掉,你知道这个城市有多少人?不是你们蛮荒世界的几百几千人,这儿有一千多万人口,大水山洪蔓延之后,又会波及到其他城市,你到底代表的是天道还是私欲?”

吴远山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他说的还是十阿说的,只是想到了就说出来了,看来十阿对灭世之罚很是记忆犹新,竟然知道灭世之罚的威力。

“死人,那又怎么样,天道之下,尽皆蝼蚁,死再多的人只要能够维持天道的尊严也在所不惜,记住天道不容反抗,如你,最终难逃灰飞烟灭。”

老者的话语依然如此冷漠,不带有一丝人类的感情,看待生命果真如同看待蝼蚁一样。

“你去死。”

不管脑子里的那个十阿是如何想,吴远山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老者成功,他如果成功就代表着要有无数的人死于水患或者山洪,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位老者。

手中轮回针一扬,直奔老者的脖颈而去,仿佛瞬间就能扎中老者一样,可是吴远山知道,自己这一下肯定没刺中。

一种很虚幻的感觉,就好像老者并不是真实存在于这个空间之中的,更像是投影机的一个投影。

“别激怒他,没有用处。”

一个声音在吴远山脑海中响起,他知道那是十阿。

“停下灭世之罚,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我跟你走。”

吴远山口中突然吐出这样几个字。

“跟我走,你躲避了几十年,终于知道躲不过去了么,你能够穿越空间,我作为天道,一样可以。”

老者一扬手,竟然如同收衣服一样,将整个天空中的乌云一扬手收走,瞬间天色大亮,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乌云一样。

“走吧!”

老者一伸手对着吴远山攥了一下拳头,吴远山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就跟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等我一下。”

老者手中的空白之地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这柄轮回针留给你了,按照你之前的想法继续去做吧。”

说完,虚空中仿佛多了一个孔洞,吴远山分明感觉到面前有一道彩色的螺旋通道,老者和那团空白,一起进入了螺旋通道。

“轰!”

通道崩塌的声音传来,接着是老者的怒吼。

“十阿,你损毁通道,妄图毁坏天道,粉身碎骨吧,不,啊!”

“怎么回事?”

裴慕云等到风平浪静的时候才从地上爬起来,刚才的气场太过强大,她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没什么,现在我可以真正控制自己的生活了,我要回去上班,你要不要一起?”

吴远山看了看裴慕云,后者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恰好我也要去看看我的新楼盘,我爸爸说选其中一座当我的嫁妆。”

“整整一栋楼?”

“嗯!”

“你看我怎么样?”

“你要能背着我从这儿跑到江北,就算合格了。”

“好!”

两个月之后,江北市中医院门口,吴远山颓然的躺在地上,

“远路无轻货啊!”

(全书完)


作者的话

大神,我想对你说…点击按钮,写出你的观点

合作伙伴:
一起读网言情小说网免费言情磨铁幻想小说悬疑小说站南派三叔官网苏珊米勒中文网新浪原创腾讯文学网易读书搜狐原创小说小说阅读网幻侠小说网凤凰网原创蔡骏的悬疑世界啃卷中文网杏猫网

一起读手机版关于我们奖励计划 联系我们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1-2012 17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704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95 | 京ICP备12011335号-1